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80年前的货币战争:中国的血被美国“购银政策”抽干

2011年11月22日 07:51 来源: 人民网 【字体:

  近来,货币战争大有升级为全球战争之势。美国一方面逼迫人民币升值,一方面采取所谓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玩命印钞票,中国等持有大量美元债券的国家损失惨重。与以往必须通过战争消灭他国军队、夺取他国财富不同,今天,不流血的“货币战争”往往更划算。“二战”之后,通过贸易战和货币战打击削弱对手的例子不少,其中,人们最耳熟能详的莫过于1985年日本和美国签订《广场协议》,该协议使日元大幅升值,导致了日本经济长期停滞。而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更是让中国人深有感触,原本活力四射的亚洲“四小龙”、“四小虎”经过金融风暴的打击,都元气大伤。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国屡屡推出贸易保护主义政策,花样翻新。2010年9月29日,美国众议院以348∶79高票通过针对人民币的《汇率改革促进公平贸易法案》,这部法案将中国或别国汇率政策视为对该国出口商品的“不公平补贴”,主张授权美国商务部借此对美国从这些国家的进口征收额外的高关税。一系列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让人联想到80年前的故事。1930年,美国为应对深重的经济危机而推出了《霍利-斯穆特关税法》,此法案在经济萧条席卷全球的关键时刻大幅度提高关税,最终导致全球关税大战,叫美国人自食恶果。因此,曾有人把1930年通过并实施的《霍利-斯穆特关税法》称为“20世纪美国国会所通过的最愚蠢的法案”。

  民主制度造就 “美国历史上最愚蠢的法案”

  1920年代初,美国农业表面上十分繁荣,各种农产品产量大幅提升,但产量提升所伴随的却是价格下跌。收成越来越好,收入却一如既往,自然让农民怨气冲天。他们认为,过低的关税让外国货冲击本国农产品,最终让他们吃力不讨好,因此提高农产品关税是拯救美国农业的灵丹妙药。

  农业的萧条对政府产生了很大的政治压力,1921年5月,政府召开特别会议,通过紧急关税法,对小麦、玉米、肉类、羊毛、食糖等农产品的进口课以高关税。1922年9月19日,国会又通过了《福德尼-麦坎伯关税法》,恢复了1909年的高额关税和早期一些关税,例如恢复对钢铁的关税,提高纺织品的进口税,许多部门受到高关税的保护。

  1927年,战后首次世界经济会议在日内瓦召开,从会议提供的统计资料可以看出,这时的美国是仅次于西班牙的世界第二高关税国。本来这样的高关税政策已经引来了国际社会的不满,可是美国人还不停手。

  1928年大选的压力加剧了这种错误政策。当时,民主、共和两党为议席争得十分激烈,双方政客都刻意利用关税这个似是而非的话题挑起争论,并借机挖对方支持者墙脚,“提高农产品关税有助于改善农业现状”的伪命题在政治炒作下,让越来越多的人深信不疑。民主制度表面上看是一种理性决策,但有时也会陷入集体非理性的困境中,无法自拔。1928年,共和党人胡佛通过对农民信誓旦旦的许诺赢得大选,于1929年5月成功入主白宫。

  此时经济危机已经开始,胡佛总统感到有必要敦促国会专门商讨关税问题,尽快拿出应对危机的对策。身为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的威斯康星州共和党众议员霍利便积极行动,花了43个白天和5个夜晚走访农场主和工商业者,搜集了厚达11000页的证词,并在此基础上拿出了一个方案。该方案建议增加845种商品(主要是农产品)关税,并减少85种商品(主要是工业品)关税。就在胡佛正式入主白宫当月,这项提案便在霍利的大力推动下以高票在众院闯关成功。

  众议院通过后,随后要在参议院表决,美国政治史上的空前丑剧上演了。在参议院金融委员会主席、犹他州共和党参议员斯穆特的主持下,提案最终在1930年3月付诸表决,并以44∶42的勉强多数通过。这项法案在原本已经大幅度提高了关税的1922年关税法基础上“再接再厉”,提高了890种商品关税。原本极力推动这一法案的霍利,其初衷是不改变工业品关税,而单纯提高农业品的。对此,工业州的议员、政客们惊恐不已,唯恐提税的“好处”都让农业州抢了去,便鼓动州内财团和院外活动人士加紧游说,希望工业品的关税不但不下降,最好还能水涨船高。

  这场闹剧的结果是,几乎所有产品的关税都得到大幅提升,一个被认为是愚蠢且可怕的法案——《霍利一斯穆特关税法》出炉了。该法修订了1125种商品的进口税率,其中增加税率的商品有890种,有50种商品由过去的免税改为征税。

  自由的失败:贸易大混战

  如此有悖基本常识的法案一经披露,就引起许多有识之士的一致反对。数十名经济学家联名上书胡佛总统,呼吁否决《霍利-斯穆特关税法》,认为这个法案不仅是以邻为壑的不公平竞争,而且必将作茧自缚。当时美国是世界第一大债权国,自由贸易对美国最为有利,“如果外国因为美国的关税壁垒而卖不出东西,怎么可能有钱还美国的债?”许多有见识的企业家也加入到反对者行列。汽车业大亨亨利·福特将这项法案称为“经济胡闹”,他花了一个晚上留在白宫,苦口婆心地劝说胡佛否决法案。然而1930年6月,被经济危机弄得晕头转向的胡佛不顾强烈反对意见,一意孤行地签署了《霍利-斯穆特关税法》。

<<上一页123下一页>>

关于战争之势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