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中国黄金第一案当事人不满判决 提请最高院再审

2012年06月28日 06:57 来源: 新京报 【字体:

  虽然山东省高院近日终审判决,但已持续了6年的“中国黄金第一案”还远未到剧终之时。6月27日,当事人宋荣贵称,他对银行以“不当得利”为由划走其通过纸黄金交易获得的2100多万元感到“十分憋屈”。宋的代理律师则透露,因不满山东省高院作出的利于银行的判决,宋荣贵已在不久前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请再审。

  近日,山东省高院作出终审判决,支持银行以“不当得利”为由撤销宋荣贵126笔纸黄金交易。该案件的背景是,2006年6月29日至7月8日期间,宋荣贵和樊文达在提供的黄金交易平台上,通过反复买卖纸黄金,获利2100多万元。

  27日,据宋荣贵的代理律师孙奇伦介绍,在10天内,宋荣贵与他的同学樊文达二人共进行买入和卖出交易合计150笔,其中126笔交易因两人获利2100多万而被银行指责为“不当得利”。

  宋荣贵说,126笔交易中,大部分操作是在黄金价格为160元/克时以145元/克委托买入,委托成功后再以市场价卖出,符合系统允许的“上下浮动20%”的区间。两次开庭中,银行均称,宋、樊二人的操作具有明显恶意性质。

  “在济南市中院和山东省高院的两次开庭中,银行方面均以系统故障为由提出撤销交易,但这种说法根本站不住脚。”孙奇伦表示。据孙奇伦透露,由于对山东省高院的判决不满,宋荣贵已在一个月前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请再审。

  疑问

  何为交易系统漏洞?

  据媒体报道,法官审理发现,宋荣贵在2006年6月29日至7月8日期间,是以一种叫“止损委托”的方式进行的65笔买入交易,设定的委托买入价均低于当时的银行报价,违反了交易规则。实际上,银行交易系统应当作出拒绝接受交易的判断,但由于该系统存在漏洞,没有作出正确判定,造成宋荣贵的交易没有被系统发现。

  再审焦点

  1 银行是否为交易主体?

  山东省高院的裁定认为,每一笔交易都是银行和宋荣贵双方直接发生的交易,银行并非中介而是交易的当事一方,二者之间的交易合同属于买卖合同,银行作为合同当事人有权行使撤销权。但孙奇伦援引相关规定称,“银行不是交易的主体,没有资格要求撤销交易”。

  2 划走2100万程序对吗?

  同时,让宋不满的还有,银行在未经他同意也未告知他本人的情况下,在2006年7月底就将2100万元从个人账户上划走,“觉得非常憋屈”。孙奇伦更是言辞激烈地称,济南泺源工行在未经任何具有法律效力的判决前就“擅自把钱划转”,“属于强盗行为”。

  当事人

  宋荣贵:银行说我“侵占国家财产”

  新京报:你是如何进行交易操作的?

  宋荣贵:我以前关注过炒股,而且看到交易说明也觉得“纸黄金的交易”跟炒股差不多,低买高卖就行。我第一次以低于市场价10%左右的140多元/克委托买进,委托成功后就卖出。用这样的方式我有时间就继续委托,总共持续了10天。

  新京报:在操作过程中,你感觉系统有漏洞吗?

  宋荣贵:我按照要求正常地买入卖出,而且系统在银行那边。出事后,银行说我违反规则,但没拿出什么有力的证据。

<<上一页12下一页>>

关于最高院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