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IMF-世行秋季年会今揭幕:全球决策者共寻增长新动力

2012年10月09日 06:54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字体:

  在“雷曼时刻”过去整整4年后的今天,全球经济依然伤痕累累:欧洲债务危机持续扩散,美国经济复苏挣扎不前,即便是一度引领世界经济增长的新兴市场也已疲态尽现。

  “我们仍然预期会出现逐步复苏,但是全球增长可能会比我们7月预期的略加疲弱,过去12个月中我们的预测趋势一直在下降。”这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不久前给出的展望。

  全球决策者们该如何应对这一严峻的挑战?世界经济增长的新动力又在哪里?

  IMF与世界银行(WB)的秋季年会将于2012年10月9日到14日在日本东京召开。两大国际金融机构188个成员国的财长和央行行长,以及20国集团、金砖国家等国际集团的代表们将全面评估当前世界经济和金融形势,就全球经济增长风险、亚洲中长期经济增长前景、主权债务、IMF份额改革等话题进行广泛讨论。

  欧洲仍是全球危机“震中”

  IMF将于10月9日在东京发布2012年10月期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并很可能会下调全球增长预期。在7月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IMF已经把2012年的全球经济增速下调至3.5%,2013年全球增速下调至3.9%。2011年全球经济增长率约为4%。

  在拉加德看来,欧洲仍然是全球危机的“震中”,最急需政策行动。她呼吁欧洲决策者们将承诺付诸实践,包括建立单一银行监管机制并对银行业直接注资,落实欧洲金融防火墙——欧洲金融稳定机制(ESM),推进财政联盟,以及在各国层面上采取促进增长、就业和竞争力的改革措施。

  除了欧元区的风险外,全球经济面临的另一个主要风险涉及美国。IMF近期不断警告美国必须认真对待年底可能爆发的“财政悬崖”危机,届时骤然增加的税收和政府支出迅速缩减,可能会导致美国经济明年急剧衰退。拉加德说:“这不单威胁到美国,并且是全球经济的威胁。”

  同时,新兴经济体的增长前景也已引发普遍担忧。过去10年以及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很多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表现良好,但决策者们眼下面临的问题是,新兴市场的光芒能否持续下去?

  IMF在9月27日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第四章中警告称,各种外部和国内冲击都可能让新兴经济体的增长止步:外部冲击包括资本流动的突然停止、发达经济体的衰退、全球不确定因素的激增,以及贸易条件的急剧恶化等;从国内冲击来看,信贷膨胀和银行业危机分别会导致新兴市场经济增长在下一年转为下滑的可能性增大到原来的两倍和三倍。

  呼吁宽松政策支持

  面对如此严峻的现实,全球决策者肩负的责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大,而“宽松”再度成为“主旋律”。

  9月初欧洲央行推出了无限量购买问题国家主权债的“直接货币交易”(OMT)救市计划,此后美联储也推出了第三轮量化宽松(QE3),日本央行紧随其后扩大了其资产购买计划。IMF对全球几大央行近期作出的政策决定表示欢迎。

  对于发达经济体而言,债务可持续性同样是一大挑战。但IMF建议,当前的重中之重是在实施财政整顿的同时,采取“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结构改革措施,来支持经济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IMF对于欧元区救助计划所附带的紧缩条款也已表示出明显的态度缓和。目前IMF和欧元区国家官员正在考虑是否应继续向希腊提供救助资金,同时西班牙也可能会向国际债权人提出救助申请。

  拉加德此前表态称,针对个别国家的救助计划应该“尽可能及时而且灵活”,一些国家在必要时可以放慢财政紧缩步伐,关注紧缩措施而非预算削减目标,更好地平衡紧缩和增长的关系。

  对于新兴经济体,IMF则警告称“这些经济体过去两年里的相对平静很可能是暂时的”——发达经济体很可能会再次陷入衰退。一旦如此,新兴市场就可能与发达国家“重新挂钩”(recoupling)。

  为了防范这种风险,IMF报告建议新兴经济体需要“重建政策空间”以应对冲击:继续坚持改善政策框架,包括提高汇率灵活性以及在更大程度上实施逆周期的宏观经济政策,同时重建政策缓冲,从而更好地抵御新的冲击。

  拉加德也指出,新兴市场“为其他经济体危机的潜在溢出效应做准备”。她建议一些新兴市场国家应该暂时放弃财政紧缩措施,甚至是拿出新的刺激计划,就像中国那样。而对另一些国家,应该保证信贷高速增长不至于危害金融稳定和未来经济增长。

  IMF“冲刺”份额改革

  除了全球经济的话题之外,IMF治理改革也将是本次年会的重要看点之一。

  随着完成改革的限期临近,拉加德近日表示,希望在即将举行的东京年会上,进一步推动IMF的改革来反映这个“变化的世界”。

  的确,世界经济版图已经发生巨大变化,全球治理的格局也必须作出相应改革。为此,IMF从2006年起就开始进行改革,并在2010年加快了治理改革的步伐。其中最重要的改革目标之一就是给予新兴经济体更大的发言权。根据改革方案,IMF成员国的份额比重将进行调整,约有6%的份额将向有活力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转移。

  “2010年决定的改革代表了IMF历史上最重大的治理改革。”拉加德在讲话中说,6%的份额向新兴和发展中国家转移后,将“确保金砖国家全部跻身基金股东的前十位”。

  同时,IMF还将对执董会进行改革,促成一个更具代表性、全部由选举产生的执董会。执董会改革完成后,欧洲国家将让出两个席位,以提高新兴(300098)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在执董会的代表性。

  好消息是,IMF份额改革已经到了“冲刺”阶段。拉加德表示:“份额改革需要由治理改革来推动,要推动治理改革,首先需要113个成员签字认可改革,我们还差几个国家的认可,希望能在东京年会上达到这一目标。”

  IMF的目标是在此次东京年会上就整个改革计划达成最终协议,拉加德说:“我们正在竭尽全力帮助成员国向终点线冲刺——即使不能在10月实现,也要在之后尽快完成。”

关于IMF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