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金融危机后遗症拖累全球 东西方面临不同改革考验

2012年11月27日 07:06 来源: 金融时报 【字体:

  欧洲债务危机险情频现,美国财政悬崖利剑高悬,新兴经济体增长后劲令人堪忧。2008年那一场百年不遇的全球金融危机给这个世界留下了难以愈合的伤疤,也给处于不同后遗症煎熬之下的东西方留下了不同的改革命题。如何在反思危机与避免矫枉过正中取得平衡,对于很多国家来说,不仅是战术考验更是战略考验。

  渣打首席经济学家兼全球研究部主管李籁思日前在与记者连线时称,目前东西方都在经历深刻的结构性变化。其中,以欧美为主要代表的西方经济体处于去杠杆化的进程中,而以亚洲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则需要在硬件、软件和制度方向逐步推进改革进程。

  “金融危机留下了很多重要的教训,任何改革都应该借鉴。危机凸显出在正确的时间明确并解决正确的问题至关重要。”李籁思表示。对于西方来说,债务高悬背景下的去杠杆化进程面临诸多考验,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一方面,在经济繁荣时期,利率过低、运行高额财政赤字是错误的;但另一方面,认为纠正方式就是在经济萧条时期勒紧裤腰带、降低赤字也是错误的。当私人部门停止支出时,公共部门需要顶上,加大支出,尤其是在能够以低利率增加货币的情况下更是如此。此外,严苛的财政措施需要把握时机逐步实施,并对随时变化的环境作出反应。同样,也不能回避西方两个重要领域即银行体系和养老制度改革的必要性。“西方经济体正在进行的结构性改变不仅令其中很多经济体对于进一步振荡脆弱不堪,更使得当前的改革举步维艰。”他说。

  相比之下,新兴经济面临的改革课题更加多元化。以亚洲为例,李籁思认为亚洲各经济体可由一个五层金字塔代表。其中,日本处于塔尖,是人均收入最高的国家。危机期间日本的需求面和供应面都面临着问题,但却只试图通过各种刺激手段解决需求面的问题。供应面的改革迟迟不能到位。在高投资和创新能力的带动下,日本的制造业具有很大的优势,不过在某些领域里其优势正在输给韩国。塔尖之下是香港和新加坡,他们证明了持续追求竞争力并积极进行长期战略规划可以取得的收益。二者作为国际商业和金融中心的表现一直很优异,其中香港与中国内地的联系日益增强。处于金字塔第三层的是韩国和台湾。这两个经济体持续进行投资,并且在某些方面试图复制日本的成功,打造全球品牌。紧随这两个东北亚经济体之后的是马来西亚和泰国,后面两个经济体面临来自中国强有力的竞争力威胁,并已着手改革以提升价值链。位于金字塔底部的是包括越南、印度、印度尼西亚和中国在内的低成本经济体,最近他们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焦点,并产生了很多乐观情绪。

  总体来看,“亚洲所透露出来的信息是所有的经济体都在努力提升价值链。”李籁思说。对于亚洲新兴经济体来说,他认为基础设施是改革的重中之重,这其中既包括公路、铁路、桥梁、港口等看得见摸得着的硬件资产,也包括软件资产和制度改革。硬件基础设施通常造价昂贵、建造过程需要时间。目前世界范围内正兴起硬件基础设施建设热潮。仅以亚洲为例,按通用的说法,未来10年基建支出将达到约8万亿美元。如果亚洲能够将国内的高储蓄投入这一领域,并且吸引海外资金流入,这一可观的支出规模是可以承受的。软件基础设施意味着技术和教育。对于一个经济体未来的成功,软件与硬件基础设施一样重要。国家之间的竞争不仅在最发达的国家之间展开,中等发展水平的国家之间同样存在着竞争。此外,制度基础设施更是一个重要的领域,却常常被忽视。李籁思认为,法制、契约的重要性和制度的独立性是许多新兴经济体当前面临的最大的挑战之一。以中国为例,虽然目前经济获得极大发展,但仍在以一个较小经济体的方式运转。如何探索更适合超大经济体运转的制度配套模式至关重要。

  此外,亚洲各新兴经济体还有许多制度类的东西需要改革。李籁思认为,亚洲发展银行2009年年会提出的三点建议值得亚洲各国深入思考。第一,有必要建设社会保障体系,使得家庭不必过度储蓄;第二,有必要扶持中小企业,因为它们是未来就业的关键;第三,有必要推动债券市场纵深发展。虽然第三点主要指的是国内债券市场,但可将其进一步视为有必要推动资本市场纵深发展。“这些改革对于亚洲实现内需扩大至关重要。”李籁思说,“未来数年,当储蓄有望从西方流向东方时,有宽度、有深度的债券市场将帮助新兴经济体吸收资本流入,而不会导致推高资产价格的不良后果。”

关于金融危机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