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鲁格曼:美国经济复苏的仅仅是华尔街而已

1评论 2014-05-23 16:05:08 来源:凤凰财经 作者:保罗·克鲁格曼 涨停板套利三天赚20%

保罗·克鲁格曼

  保罗·克鲁格曼

  ——本文摘自《纽约时报》

  作者:保罗·克鲁格曼

  以任何正常标准衡量,金融危机以来所采取的经济政策都是个可怕的失败。的确,我们避免了大萧条的重演。但是,我们花了六年多时间,就业率才重新回到了经济危机发生前的水平——我们原本应该在这些年间创造数以百万计的新就业岗位,以满足人口不断增长的需求。长期失业率仍然几乎是2007年的三倍;往往背负着大学贷款的年轻人则面临着十分不确定的未来。

  蒂莫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最近发表了一本名为《压力测试》(Stress Test)的书,讲述了他的经历。这六年间,有四年他在担任财政部长。总体而言,他认为自己极其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他的这种自我肯定并非独一无二。可供欧洲政策制定者吹嘘的成果更少。在欧洲,就业基本没有任何起色,而且还有好几个国家其实正处于萧条程度的困境中。不过,他们也在自我褒奖着。

  面对客观上如此糟糕的记录,怎么能够感觉良好?某种程度上,这或许是因为人的正常倾向,去找借口,去辩解自己已经做出了各种局限下的最大努力。而且,盖特纳的确可以把许多问题——尽管不是所有问题——归咎于共和党“焦土政策”式的阻挠。

  然而,还存在一些另外的情况。在欧洲和美国,很大程度上主导经济政策的是这样一种隐含的口号:“挽救银行从业者,就挽救了全世界”——也就是说,恢复了金融体系的信心,经济繁荣就会随之而来。政府采取的行动的确已经恢复了金融信心。不幸的是,我们依然在等待许诺中的经济繁荣。

  盖特纳的书用很大的篇幅对美国的金融救援进行辩解。他视之为重大成功——如果将金融信心本身当作目标的话,这的确是一种成功。雷曼兄弟破产后,信贷市场曾一度举步维艰,但在盖纳特当政的第一年里,情况就大体恢复到正常水平。股指出现反弹,而且创造了新高。就连次贷抵押债券——曾经毒害金融体系的臭名昭著的“有毒废物”——最终也恢复了绝大部分的价值。

  由于这种金融复苏,救援华尔街的行动最终甚至没有花费纳税人多少钱:复苏后的银行有能力偿还借款,而政府得以售出股权,还获得了利润。

  然而,实体经济的反弹体现在哪里?工作岗位又在哪里?看起来,仅拯救华尔街还远远不够。原因何在?

  经济复苏步履蹒跚的一个理由是,美国政策过早地“转向”,将关注点从就业转到预算赤字。盖纳特否认他对这种转向负有任何责任,反而宣称:“我不属于紧缩派。”按照他的说法,面对共和党人的反对,奥巴马政府已竭尽所能。这种论调与独立报道相左:在这些报道中,盖特纳曾嘲笑,财政刺激是不会产生长期效益的“糖果”。

  然而,财政紧缩并非经济复苏如此令人失望的唯一原因。许多分析人士认为,地产泡沫的遗留问题——巨大的家庭债务负担——对经济构成严重拖累。可以说,即使不经过国会批准,奥巴马政府本也能够采取多种措施来减少债务负担。但是,它却没有这样做,甚至没有支出为此拨付的专向资金。为什么呢?根据许多说法,最大的障碍在于,盖特纳始终反对减免住房抵押贷款的债务。这可以理解为,他全力支持救援银行,但却反对向普通家庭施以援手。

  《压力测试》中强调,任何合理规模的按揭债务减免都不可能对经济有多少促进作用。然而,从事这方面研究的著名专家阿蒂夫·米安(Atif Mian)和阿米尔·苏菲(Amir Sufi)刚刚出版了新书《债务屋》(House of Debt),其中的观点与之大相径庭。米安和苏菲在博客中指出,盖特纳在这个问题上的计算错得离谱——是数量级有误——在量化债务在阻碍支出方面的作用时,他赋予债务的权重远远低于经济学研究中的共识。而且他还没有考虑到,止赎事件大幅减少本可能带来的更多好处。

  说到底,对2008年以来的经济政策的描述一直带有惊人的双重标准。不良贷款必定涉及借贷双方——如果说借款人不负责任,那么向他们放款的机构也是不负责任的。可是,危机袭来时,银行从业者犯了错误能毫发无损,而普通家庭却要承担全部后果。

  事实证明,拒绝帮助负债家庭非但不公平,而且也对经济极为不利。华尔街又回来了,整个美国却没有,其中的主要原因就是这种双重标准。

关键词阅读:盖特纳 华尔街 压力测试 经济政策 经济复苏

责任编辑:余朝清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