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冲基金背后的投资哲学

1评论 2014-08-04 09:40:53 来源:财富中文 作者:章劢闻 下一只“省广集团”

  图片故事来源:Cat and Mouse Game for Wall Street Hedge Fund

  最近我们邀请了部分读者在陆家嘴(行情,问诊)参加了上海交通大学高级金融学院与我们合办的对冲基金研讨会。这个下午,在场读者应该会重新认识这个前沿行业背后的人们——与传统印象中的狼性不同,这些对冲基金的掌管者也有着持重沉稳的性格、宽阔的视野和深度的智慧。

  当前监管的逻辑和优先度要让金融业回归到为实体经济输血的道路上去。这将有利于私募股权的发展。而作为对比,站在另一侧的私募证券基金,也就是国外概念中的对冲基金主要投资二级市场,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在虚拟经济中打转。但事实上,对冲基金对实体经济的发展同样也会产生深远的影响,尤其是考虑到中国金融市场和相关法规正在向更深更广的方向进化。

  举例而言,最近微软公司CEO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的离职背后我们看到了对冲基金的身影。虽然还没得到证实,但是对冲基金杰弗里·乌本(Jeffrey Ubben)联系了其他大股东要求微软管理层改革。而乌本不仅是位维权投资者,他也是巴菲特价值原则的忠实拥趸。此外,近年来我们《财富》杂志经常报道的卡尔伊坎曾试图影响微软去收购雅虎,影响摩托罗拉变卖资产给谷歌,最近他又与苹果、Dell和eBay等公司的管理层同时博弈。他们在为股东争取利益、提升自己业绩的同时直接影响了实体经济中众多公司的管理层改革。如果看得更远:在克里米亚危机爆发之后,乌克兰和俄罗斯背后也浮现出此前在神秘中行动的各类对冲基金。

  去年年末,美国普通投资人也开始有机会涉足对冲基金。对此,华尔街日报为投资者设定了七个行动之前必须要搞清楚的问题。我们注意到其中有三个都和“人”有关:谁在背后操作这个基金?对冲基金经理自己的stake有多大?他们的战略是什么?把专业的投资问题留给专家,我们从媒体的视角来看看对冲基金背后一些战略。为了便于解读,内容更有趣,我们将聚焦在一两个案例之上。

  通常理解中的对冲基金就是long和short结合,或是把投资押在涨跌互见的不同组的证券上。据统计,美国投资人50%以上的投资策略是多空结合。我们现在虽然工具较少,但是至少可以用量化方式选股,并用股指期货做对冲。听起来这是用“一书包”有限的技能来短时间内影响股价,从中获利。但是,事实上我们看到的最优秀的对冲基金所做的事要复杂的多。我曾经采访过国内对冲基金的先行者,她认为这个行业不同于任何其他行业的特点是其中充满了速度、胆量的挑战、以及博弈的刺激。用她的话说,这是属于超级天才的行业。

  以退为进(Winning by Losing

  这些天才中很多有着哲学家的思维方式。索罗斯酷爱研究哲学,我们中很多人也读过他的书,了解过他的反身性等理论。虽然我不是他理论的粉丝,不完全认同他对于经济学作为一种学术工具的批判。(此外,个人认为反身性理论在投资以外的领域也存在,只不过是以别的方式来定义,同时也有很多聪明的人解决了很多其中的难题。)但是,我依然认为他的系统化的、哲学化的思考方式是他投资成功的前提之一。

  无独有偶,如果研究卡尔伊坎的策略,我们发现多年来众多海外财经媒体对他报道都用一个很哲学的总结:winning by losing。这并不奇怪,比起索罗斯,伊坎才是真正的哲学科班出生。虽然到华尔街从事套利交易之前,他曾就读医学院,但是再往前追溯,就会发现他拥有Princeton的哲学学位。

  伊坎为他的投资哲学创造了两个工具:2004 年末他创建了对冲基金─Icahn Partners;同时,他在侧面又设立一个“影子基金”,用以购买前者追逐的每一支股票。在金融危机到来之前的2007年,成立不到三年的Icahn Partners 已经实现了40%的年均回报。扣除各项费用后,投资者可以获得28%的收益。远远超过了标准普尔500指数13%的回报率。

关键词阅读:对冲基金 哲学创造 伊坎 谷歌 Princeton

责任编辑:余朝清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