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林:希腊左翼总理上台为何让中国紧张?

2015-01-29 17:13:27 来源:凤凰财经 作者:邱林

  邱林

  一个国家政府更迭,其首脑换人是很正常的事。然而,近年来由于中国政府或企业对外投资迅速增长,同时,中国外汇管理机构购买国外国债持续上升,因此,相关国家的选举和首脑换人,都会让中国感到紧张。

  今年中国遇到的第一个国家就是斯里兰卡。该国1月8日选举产生出新总统,被视为“亲华”的总统拉贾帕克萨,败给对中国政策持相反主张的反对派候选人西里塞纳。西里塞纳上任的“第一把火”“烧”到了中国援建斯里兰卡的工程上。

  18天后,又遇到第二个国家希腊,与斯里兰卡情况大体相当。该国1月26日选举产生出新总理,被视为与中国较为亲近的总理萨马拉斯,败给了异军突起的希腊激进左翼联盟领导人齐普拉斯。27日,齐普拉斯组建的“反紧缩内阁”的作出的首个决定,就是叫停了与中国投资密切相关的希腊最大港口比雷埃夫斯港口的私有化计划。

  根据中国政府与希腊前政府达成的协议,比雷埃夫斯港口多数股权将出售给中远集团。然而,由于新政府上台,一切都发生了变化。齐普拉斯新内阁负责航运的一位副部长表示:“我们将不会卖掉比雷埃夫斯港的大多数股份,与中远集团的交易将会按照希腊人民的利益重新审核。”

  目前中远集团管理着该港口的两个集装箱码头,被视为希腊近几年最成功的私有化案例。但由于齐普拉斯政府叫停该项目的私有化计划进程,中希此项合作有可能半途而废。

  有分析认为,齐普拉斯这样做似乎表明,他要兑现自己在竞选时给选民的诺言。27日,齐普拉斯在上任时发表的讲话中说,“人民明确授予以我为首的激进左翼联盟执政,就意味着希腊将‘改变方针’。我们成为执政者就要改变不合理的政策,包括吸引投资和向外界的融资政策。”

  这番话对中国发出了一个危险信号。因为,除了上面提到的中远集团等中国企业在希腊大笔投资是否安全外,人们现在更为担心2010年以来中国政府或金融机构购买的希腊国债以及借给希腊大笔资金的安全。

  2010年1月,时任希腊总理的帕潘德里欧亲自到中国游说,努力争取中方购买多达250亿欧元的希腊国债。虽然对这些国债没有全部照单全收,但中国仍购买了其中一部分,规模在50亿至100亿欧元之间。

  此外,2011年10月,在一位中国领导人访问希腊承诺,中方将向希腊船东提供50亿美元贷款担保。在那之后,中国多家银行向在希腊的海运公司提供了约27亿美元的贷款。除了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光大银行(行情,问诊)也都为希腊船东系统了超过10亿美元的贷款。

  美国《华尔街日报》27日刊登的一篇评论指出,希腊主张“赖账”的齐普拉斯极左翼政府上台,是一个严重的政治信号。本来希腊新政府将与债权人就一项公平可行的解决方案进行协商,以帮助希腊摆脱当前的恶性循环。但齐普拉斯却表示,希腊将不再屈从于其他债权国,将废除不受民众欢迎的紧缩措施,让债权人减记希腊二分之一的债务。

  齐普拉斯的“减记债务”的说法,或许被我们看做是新政府“赖账”的举措。当然,中国官方是否接受希腊政府“减记债务”还是一个未知数。

  如果希腊新政府坚持要求减记所欠的中国债务,而中国又坚持不让步,势必将影响中希关系。反之,中国作出重大让步,接受“减记债务”,那么,中国购买的希腊国债和借给希腊的资金,即使不会打水漂,但也会造成巨大的损失。

  遗憾的是,减记希腊债务在中国造成的问题将比解决的问题更多。过去,中国官方的确承诺给予希腊坚定的支持,而且认为购买希腊国债是一个摆脱美元资产的机会。但用现在的眼光看,这种投资虽然收益很高,但风险也很大,是一个“无底洞”。

  更重要的是,希腊总理更迭或导致中国政府或企业的巨大损失,其教训是十分深刻的,也是值得中国官方深思的。想想看,与希腊这样的国家打交道以及投资、购买其国债,都要把自身的利益计算在内。否则,将造成难以想象的损失。

关键词阅读:希腊 左翼 国债 减记债务 无底洞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