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欧洲新危机始于希腊

1评论 2015-02-07 09:42:42 来源:参考消息 5个月斩获362.16%!

  导读:MarketWatch专栏作家莱恩(MATTHEW LYNN)认为,希腊很可能与欧元区领导人们达成妥协,让该国获得喘息的机会,但麻烦在于,这定会引来其他国家选民效仿,让极端反紧缩党派上台,而所有这些党派的经济政策,除开反紧缩之外都一无可取,必将进一步削弱欧洲原本虚弱的竞争力,为下一次危机埋下伏笔。

  以下即莱恩的评论文章全文:

  只有在风吹过之后,我们才会发现那些沙地上画出的界线是多么无力。在希腊的激进反紧缩党派Syriza选战获胜后,欧洲领导人们立即纷纷表态,称就该国债务重开谈判绝无可能。

  从德国到芬兰,我们时时可以听到令人不寒而栗的警告,都宣称这个国际欠下的每一分钱债务都必须足额偿还,而欧洲央行[微博]更放出狠话,暗示如果希腊新政府不能迅速退回他们希望的立场,他们将可能会在希腊银行系统崩溃时袖手旁观。

  看看,不到一周时间内,恫吓游戏就已经全面展开了。欧洲与Syriza达成某种妥协看上去已经是不可避免,而妥协至少会包括一些债务延迟偿付和紧缩大大减轻的内容。毫无疑问,这是希腊年轻的总理齐普拉斯的胜利。

  麻烦在于,这同时必然会奠定欧元区下一阶段危机的基础。Syriza将会成为榜样,让其他国家的选民纷纷支持反紧缩的政党。西班牙的Podemos上台几乎已经十拿九稳,而芬兰的芬兰人党、法国的国民阵线和意大利的五星运动也将获得极大的推动。

  遗憾的是,所有这些政党的经济政策都具有极大的破坏力。他们抗拒紧缩是有其合理性的,现在的财政政策安排实在是太严酷。问题在于,他们的整套经济政策,从提高最低工资到增加政府支出,从改善福利到控制出口等,都是原本就竞争不足的欧洲经济体最不应该的选择。

  每一个激进政党都非常相似,即,有一项经济政策非常优秀,而其他十多项却糟糕透顶。迟早,那些糟糕的经济政策会让他们的整个解决方案变成一场悲剧。

  德国总理默克尔现在恐怕尤其会觉得挫折感十足。德国的策略是通过在外围国家施行救援和推行严格的紧缩计划来确保欧元区的完整,而现在看起来,他们的计划正在走向垮台。

  近期以来,这位德国总理一直在本国的报纸上放话,说他们不可能同Syriza妥协,但是这些威胁实在苍白无力。欧盟不可能将其意志强加到实行民主选举制度的国家头上,尽管他们确实可以削减金融支持的力度,或者是将自己不喜欢的欧洲领导人踢出最高的俱乐部,让他们在布鲁塞尔没有任何地位。

  问题在于,希腊的局面已经如此惨不忍睹,而齐普拉斯显然也根本不在乎自己是否能够在欧洲委员会或者国际货币基金求得一席之地,这也就意味着欧盟其实没有什么牌好打了。对默克尔而言,最残酷的惩罚也只能是坐视希腊崩溃,甚至因此投入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怀抱,而这显然是任何人都不愿意看到的。

  因此,大家只能平心静气寻求一种妥协,很可能本月底之前就会达成。希腊将得到债务违约的机会——很可能是披着重组的外衣——这样Syriza就可以得到一定的放松紧缩的空间。希腊人的工资已经大幅度下滑,因此政府支出增加,推动需求适度增长,确实可以让经济得到相当的推动。如果到明年此刻,希腊经济获得了2%到3%的增长,也是非常正常的,而这不必说,自然会被视为齐普拉斯的重大成功。

  问题在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如果希腊经济开始迅速复苏,这就只能鼓舞其他国家的选民转向反紧缩的政党。既然希腊人证明,只要选出一个敢于违约的政府,就可以得到快速增长的奖赏,那么,西班牙人、葡萄牙人、法国人、意大利人——事实上还有荷兰人——为什么还要继续忍受国家支出的惩罚性削减呢?

  于是乎,一股席卷大陆的风潮之下,一系列政党将得到上台掌权的机会。

  和希腊的Syriza一样,西班牙的Podemos也好,法国的国民阵线也罢,他们抵制布鲁塞尔和柏林强加给他们的约束重重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确实是有正当性的,但是在其他的领域,他们的看法几乎都是错误的。

  这是一个毛主义、列宁主义和不妥协的国家主义的大杂烩,如果能够胜任运作国家经济的工作,那才是见鬼。

  比如西班牙的Podemos,他们目前在民调当中领先,很可能会赢得今年的选举。终结紧缩的口号显然是很有意义的。可是,Podemos还打算引入35小时工作制,将退休年龄降低到65岁,以及增加公职人员的数量。还有一条,尽管他们现在是否如此主张无法确定,但是在欧洲选举期间,他们确实宣称,无论人们是否工作,每个人都该获得一份基础收入,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4.5%。

  或者法国的国民阵线,他们也在针对下一次总统选举的民调当中领先。勒庞或许可以成功上位,但是她的经济政策也和极左派有着颇多共通之处。该党想要实行银行部分国有化,建立贸易壁垒以扼制进口,将退休年龄降低到60岁,还要大幅度提升最低工资。

  芬兰反欧元反紧缩的芬兰人党鼓吹大幅度增税,将资金用于大众层面的社会计划,爱尔兰的新芬党,其政策也有类似的高税收和更多社会支出的成分。

  目前,这些国家的税收负担在发达国家中已经在最沉重之列,社会支出也名列前茅,这样的政策到底能带来什么好处?这样其实只能让他们在与发展中国家的低成本制造商竞争时,难度变得更大。

  欧洲的反紧缩诸政党可说是在一个重大主题上抓住了要害,而在许多其他小问题上都判断错误。

  短期之内,结束紧缩和增加政府支出确实会带来好处,如果再辅以货币贬值,效果会更加明显。中期之内,这却将进一步

关键词阅读:外媒 欧洲央行 新政府 政党 Syriza

责任编辑:王洪飞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