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澳洲:乱世之英雄 治世之狗熊

2015-04-24 09:07:39 来源:FX168 作者:FOX

  即使对于一个已具有贸易繁荣历史的国家来说,一万亿这个数字也太过庞大了。在到2013年为止的10年内,澳大利亚较之前的10年获得了一万亿的出口增长,这主要应该感谢中国庞大的进口需求。

  但是澳大利亚政府并没有将资金花在基础建设和满足每年数百万新居民的需求上,而是将钱花在不断提高的政府开支上。超过3000亿澳元(约合2320亿美元)的政府收入都被花在诸如减税和产业补助上面。

  从悉尼到墨尔本坐火车的澳大利亚人可以利用11个小时的车程反思一下他们的决定,11个小时,这和他们祖父辈花在这段火车火线的时间基本没有变化。而与此同时,北京到上海的快速列车只需要5个小时即可到站了。(悉尼到墨尔本大概800公里,而北京到上海大概1200公里)

  更糟糕的是,数十年前的老旧基础设施因为政府收支水平的下降将会面临恶化的危险,而以矿业为主的自然资源带来的经济增长终将难于抵御经济腾飞结束带来的负面影响。铁矿石每降价10美元,澳洲政府的收入就会下降大概25亿澳元。

  前总理顾问,墨尔本大学经济学教授Ross Garnaut表示,“我们在2003年经济腾飞时花掉了收入,这使中国进入经济转型、经济腾飞结束之后我们一无所有。”

  澳洲外贸的崩溃已经使工资增长停止,并使经济发展比预期的3%要低。历史表明,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该国的贸易繁荣结束之后通常都伴随着经济衰退。

  澳洲联储(The 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本月的政策会议纪要显示,澳洲联储希望矿业支出在今年较2014年的13%继续下降。而其寄希望缓解经济衰退的非矿业投资,也将会在今年下降。

  该国的制造业部门正遭受沉重打击,而其汽车生产行业面临全面停产,这主要是因为澳元兑美元自2011年一直保持高汇率。未来经济增长和制造就业现在全依赖旅游业、教育业以及受低利率高房价推动的房地产行业。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Bob Gregory表示,“我们正处在缓慢的经济转型期。现在很难看到任何可以扭转局面的因素,所以失业率将会继续升高。”他预测失业率将会从现在的6.1%飙升至7%左右。

  当然Ross Garnaut和Bob Gregory的观点并不被所有人接受。澳洲联储董事会成员John Edwards表示,矿业支出在过去8年内只占真实GDP的3%,而且居民将大部分收入都存了起来。他在2014年曾表示,“澳大利亚并没有在矿业繁荣期间愚蠢的想象自己活在天堂。澳大利亚并没变得自满,也没有浪费天赋。”

  政府目前的债务对GDP比例目前仍在缩小,澳洲的该比例是世界10大发达国家中最小的,这给澳洲政府在修缮基础建设的资金上很大的回旋余地。

  大部分澳洲居民的资产都和澳洲1.9万亿澳元的个人退休金系统息息相关,该养老金系统是世界第四大。而目前澳洲房地产总市值达到5.7万亿澳元。

  澳洲居民目前平均背负收入153.8倍的贷款,这是历史最高的水平。而政府由于国际商品价格下跌和本身税率系统漏洞百出而难以保持收支平衡。

  距离5月12日年度财政报告还有不到3周,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Tony Abbott)领导的政府将面临超过400亿澳元的赤字以及选民不容许增税和削减福利系统的局面。在2007财年,保守党政府拥有800亿澳元的财政盈余,当时政府将盈余基本都花在新生儿补贴,家庭福利以及养老金补助上了。其余的部分则用于削减税率。结果是澳洲联储被迫在2008年提高利率5%至7.25%,以防止通货膨胀超于控制范围。

  同时,城市人口双双增加。澳大利亚从2003年至2013年增加了200万长期移民。这使人口增长了十分之一,但同时却几乎没有任何基础设施建设。长途国有高速公路仍然基本都是单线行驶。而铁路系统从60年代就基本没有变动过。

  澳洲基础设施部主席Mark Birrell表示,“悉尼需要一条通向港口的新铁路,墨尔本也需要一条通向其核心商业区的地下铁路线路。还有许多大型工程早就应该开始筹划了,现在必须尽快实施以追赶城市发展的步伐。”

  经过24年的连续增长,现在的问题是澳大利亚是不是好日子到头了?在1986年,全澳洲联储主席Keating就曾警告说澳大利亚正变成一个“人傻钱多”的国家,并敦促政府进行改革。Economist杂志表示,“如果回首过去,你会发现,澳大利亚一向能够在困难时期扭成一股绳,但同时也一向善于在繁荣时期乱成一锅粥。”

  校对:长阳

关键词阅读:1986年 治世 矿业投资 澳洲 乱世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