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问伊核协议:伊朗和美国想从中获得什么?

2015-07-15 13:34:44 来源:大公网 作者:木春山

  文/木春山

  在推迟数次的伊朗核问题谈判,在维也纳当地时间14日早些时候达成协议。这是伊核问题自2005年再次出现以来,首次真正达成一个全面协议。里程碑意义不言而喻。但是,全世界并不能因此而对伊核问题的前景抱有绝对乐观,协议如何有效履行;西方如何真正消除与伊朗的不信任都是协议衍生出来的后续看点。以下列出的五个疑问,或许将决定这份核协议能走多远。

  伊朗做出那些让步?

  从核协议的一些内容上分析,伊朗显然在这次谈判中做出了比较大的让步。此前数年西方与伊朗核谈判最终无果的原因基本上是这两个障碍--一是浓缩铀和离心机问题,二是自由核查问题。

  伊朗此前不愿意将离心机的数量大幅缩减,在丰度5-20%的浓缩铀提取上也固执己见。而离心机和浓缩铀是西方认为伊朗核计划有武器目的的物理要件。因为一旦伊朗用离心机提纯出丰度超过20%的浓缩铀,就意味着伊朗具备了核试验的基础--从丰度为20%的浓缩铀提纯到武器级的80%的浓缩铀,要比从5%的低浓缩铀门槛提纯到20%浓缩铀更容易。而在国际原子能组织(IAEA)在伊朗核设施自由核查等问题上,伊朗也常以主权为借口予以阻挠。

  但是在这次的核协议上,伊朗承接了2013年温和派鲁哈尼当选总统后在这两个问题上释放的善意,不仅把足以提纯高浓缩铀的离心机数量削减三分之二,从约2万台减少至6100台左右,而且对高浓缩铀提炼也设定上限,并且允许IAEA核查人员在24天内进入伊朗境内被认为可疑的地点检查。

  伊朗的这些让步是实质性的,可以说为协议的达成主动迈出了第一步。正因为有这一步,此后才有西方与国际社会根据核查的结果解除对其制裁的后续示好举措。

  伊朗此前强调解除制裁要同时进行,但最后协议似乎没有包含伊朗的这条要求,可见伊朗在最后谈判关头再次做出了让步。甚至对伊朗武器禁运还可以维持5年的条款,伊方也欣然接受。

  伊朗想从协议中得到什么?

  之所以做出让步,说明伊朗对和平的渴望更强烈。当然除了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之外,伊朗人迫切希望解除制裁,拥有充足的资金来发展面临崩溃的经济,稳固以宗教领袖为核心地位的政教合一的统治基础。

  2005年内贾德当选总统,重启核计划之后,联合国对伊朗实施了4份制裁。欧美国家也对伊朗单独实施更严格的制裁。10年来,伊朗经济每况愈下,一个全球石油和天然气储备排名前三的资源大国,2014年吸引外资还不到30亿美元;IMF预计2015年伊朗GDP增长率只有0.6%;数年来伊朗货币里亚尔兑美元的汇率几乎贬值100%。

  鲁哈尼上台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内贾德把伊朗经济带入到了崩溃的边缘,伊朗人在经济领域寻求投资与变革的动力前所未有的强烈,而解除制裁后预计将释放1000亿-2000亿美元的投资红利进入伊朗,这些资金将占伊朗GDP的四分之一到一半之多,会大大刺激伊朗经济。伊朗政治架构顶层的什叶派教士们和现实主义政治家,都看到了解除制裁带给伊朗的巨大收益,因而在推动和西方核谈的问题上,分歧逐渐缩小。

  另外让伊朗人支持核协议的原因是,在很多人看来协议达成就等于推翻了联合国安理会几次通过的决议,给予伊朗和平利用核能更大的自主权。

  奥巴马为何如此积极?

  伊核谈判俗称P5+1,联合国安理会五常理事国和德国为一方,伊朗为另一方举行核谈。美国因为历史与现实的原因,当仁不让地成为与伊朗谈判的核心国。该国的立场和想法,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伊核谈判的走向。

  奥巴马及其执政团队在伊核问题上非常热心,一个重要原因是需要在中东问题上留下奥巴马的“外交遗产”。中东历来是美国外交的中心,但是在巴以和谈毫无头绪、ISIS成为动荡之源的背景下,奥巴马以仅有1年的执政时间里,在以上问题上取得外交成绩的可能性不大。伊核问题则成了相对容易的外交突破口。

  此外,伊核问题牵扯到美国和伊朗中断30多年关系的老历史,一旦美伊建立互信,双方复交不是没有可能,这将大大延展美国在中东的战略存在,也会重新布局美国在中东的战略利益。伊核谈判成了美国与伊朗媾和的一个铺垫。

  奥巴马执政后半期的外交风格已经逐渐往“接触敌国”靠拢,无论是大力经营曾被孤立的缅甸,还是与眼皮底下的社会主义古巴复交,抑或加强对另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越南的政治与军事存在,都符合奥巴马“遗产外交”的套路,如今伊朗也进入到了这个外交名单中,自然也是一脉相承的。

  协议履行难点在哪?

  其实伊朗核协议并不是第一次签署。早在2003年的时候就出现过伊核问题。当时的总统是温和派的哈塔米。国际社会发现伊朗秘密提炼浓缩铀,要求伊朗签署核不扩散条约附加议定书,并签署相关协议。负责那次谈判的就是鲁哈尼。2004年他代表伊朗,与西方签署了巴黎协议,但协议并未很好遵守。

  这也为2005年内贾德当选总统后公开突破巴黎协议,重启浓缩铀计划提供了便利。因此有媒体报道说如今伊核协议的达成走过了漫长的12年,就是把巴黎协议当作一份未完成的文件看待的。

  这份核协议会不会重蹈上次伊核协议覆辙?可能性当然存在。如若避免,要取决三点:一是伊朗宗教高层和政府高层都有坚决履约的诚意,即使强硬派总统上台也会执行这份协议;二是美国内部对此形成相对统一的看法。国会有60天期限对核协议进行审查,如果投票不通过,将为协议实施蒙上阴影。虽然奥巴马声称将否决国会的反对案,不过这在大选年将来之际,会无可避免地造成美国政界分裂,未来履约之路肯定不会一帆风顺;三是西方和伊朗的互信尽快建立,这样才能在核查细节等执行层面节省磨合时间,增进彼此理解,防止小误判引发大争端。

  以色列反对的理由是什么?

  以色列是国际社会少有的、坚决反对伊朗核协议达成的国家。他们的理由值得国际社会思考,至少有利于国际社会对伊核问题全面看待。

  以色列反对的第一个理由是,核协议强化了伊朗政权的合法化地位。在以色列看来,伊朗人曾经屡次提到要将其“从地球上抹去”,并且不承认以色列的国家属性,这是非常具有挑衅性和危险性的行为。一旦西方认可了伊朗政府,与其接触甚至建交,以色列的安全环境就会变得极为被动。

  第二个理由是,尽管奥巴马称,如果伊朗不履行协议,国际制裁将在65天内恢复。但是以色列人认为,这是奥巴马的一厢情愿,“很傻很天真”。以色列的理由是,一旦伊朗对国际社会开放、吸引了大量资金,伊朗的政治经济军事实力得以增强,将牵扯到很多国家的现实利益,对伊朗重复制裁变得非常困难。

  第三个理由是,伊朗支持叙利亚、黎巴嫩真主党、哈马斯恐怖分子等制造暴力事件,影响地区稳定。如果核协议履行,对伊朗制裁解除的话,伊朗石油收入大增,这些钱中的一部分肯定会流入这些极端组织,将给以色列安全和全球防控武器扩散带来大麻烦。

  第四个理由是,即使核协议让伊朗获得核武器变得困难,但是协议无法完全阻止伊朗的弹道导弹等空天技术的发展。在核武器不大可能被一国使用的背景下,弹道导弹技术或许更危险。伊朗能否在这一问题上与国际社会真诚合作,以色列人对此不抱希望。

  第五,伊朗可能会存在一些永远不会被外界知道的秘密核设施,就如同2003年之前他们运作的那样,私密提纯浓缩铀。以色列对伊朗的不信任根深蒂固,认为这种可能性完全存在。因而核协议只是让伊朗表面上“恭顺”,实际上伊朗通过协议获得了金钱与时间,将会更快地推进核计划。至于伊朗在协议中公开承诺“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寻求、开发和获得任何核武器”,则一直被犹太人嗤之以鼻,称其为宣传伎俩。

关键词阅读:伊核问题 内贾德 伊朗石油 美国外交 伊朗可能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