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罗斯2月投资展望:央行低利率令全球经济“病情”加重

1评论 2016-02-16 10:46:00 来源:金十新闻 作者:人民币交易与研究 赶紧加自选!这票可能要成妖

  导读: 债王格罗斯(Bill Gross)在最新的投资展望中延续一贯的逻辑和观点,认为各国央行官员变得“越来越糊涂”,因为他们的低利率甚至负利率政策没有带来持续的经济增长,央行令全球经济“病情”加重,连美联储都对未来的行动表露出不自信。

  许多年前,我就读于旧金山洛斯阿托斯高中,有个和我一起修美国历史的同学叫Delos Roman。他的身材恰如其名字所寓意一般高大健壮,身高195公分,体重近100公斤,每次奋力跑过球场边线就像一辆重型卡车向山下沿路驶过一般拉风。如果你是一名橄榄球防守型角位,你大概不会想拥有像他一样的身材,而每天下午三点放学铃响后在停车场和前来挑战的人一决高下,也不是你想要的生活。命运,似乎早已注定拥有这样身材的他必须做一个硬汉。Delos四肢发达却不意味着他头脑简单,但是人们总是会因为他健硕的身材而忽略了其他。

  返校节皇后、SAT高分天才、象棋社社长、辩论赛冠军等等,在不考虑人与人之间的基因组合差异的条件下,社会通过生理、智力特征将人们群分,而非根据其未来可能的发展方向来聚类。这不是对个人主观能动性的贬低,但哲学家尼采也从没有要求每个人都去读“死书”。用四年时间去评判花季少年,实在是过于短暂。“魔镜魔镜告诉我”这种看似外貌协会的标准,比尼采关乎生命意志的“超人”标准更直观易懂。

  几个月前,Delos给我打了一通电话,告诉我这些年他生活艰辛,希望从我这里获得一些投资建议。他的声音很小,以至于难以听清。“高中时期,我身材强壮到足以对抗高年级学生,但自那时起,生活就充满了各种麻烦和困难。”他的故事让我想起了马龙白兰度在《码头风云》中的独白:“本来我可以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但是我的身材过于强壮了。”

  Roman只是洛斯阿托斯高中众多毕业生中的一例,他们依靠着天生的生理/智力优势维持生计。但是我觉得,智力中等的人在某种程度会比那些SAT高分天才或班花表现得更好。脱离了天生的生理/智力优势,他们能够更加自由的去决定自己的发展方向,获得更多元的技能,最终引导他们走向成功。Bob Dylan年轻时拥有一副陌生且略显聒噪的嗓子,他曾写过一首歌叫《生无可依》(I got nothin’Ma-to liVe up to)。Bob和Roman的例子似乎能给目前处于绝望的父母一些鼓励,尽管你们孩子的成绩可能不够优异、体育特长尚未显现,但是脱离了这些命运的提前预设,自由意志或在他们的下一个转角出现。

  一些读者可能认为上述是为某人而写的自传,实际上我也在这样的故事里。年过七旬,我现在很难回忆起半个世纪前的一些事情与细节,但我仍记得2007年,在参加由时任主席本·伯南克领导下的联储会议时遭受的一些评论。当时我坚决反对货币政策可能导致的房地产泡沫,而联储对之视而不见,甚至一些官员批评我的投资展望,说我是“怪人”、“越老越糊涂”。在一阵嘲笑声后,那位官员被问到如何做评这些言论时,引来另一位官员问到“那该用什么政策来代替呢?”随后又是一阵嘲笑。事后PIMCO和少数一些人被证明是笑到最后的人。

  PIMCO的经济学家/投资人Paul McCulley最早意识到房地产泡沫和美联储对此问题的无视,为此他简直可以列入名人堂。McCulley向我和PIMCO引入介绍了海曼明斯基的著名理论——“明斯基时刻”,一种基于常识而非统计模型的现象,其主要观点认为“经济的长期稳定最终会导致崩溃”,但是它不可避免地引出了下一个问题:“经济何时崩溃?”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让信用分析师假扮成潜在的住房购买者,送他们到拉斯维加斯、孟菲斯、托莱多等城市,先于美联储去了解如何在无档案资料的条件下骗取贷款。这是市场崩溃的前兆!

  而今,美联储和其他依赖统计模型的中央银行正在变得“越来越糊涂”。他们的基因构造,像Delos Roman那样,似乎在一开始就被预设好:央行的货币政策着力点应当在政策利率,短期过高的利率水平会降低经济增速/通胀水平,而低利率(乃至负利率)则会起到相反的作用。近几周,市场目睹了欧洲央行德拉基声称对欧元区利率不设下限,相应的,联储主席耶伦在收紧货币政策后暂时放慢了脚步,几天后日本央行主席黑田东彦以5-4的微弱优势通过了QQE政策,日本与欧洲央行、其他三家欧洲国家央行一样,进入负利率时代。他们都一致相信只要利率足够低,金融市场的财富效应最终会溢出至实体经济。长期以来我一直反对这种逻辑,在此不再重申低利率的负面和金融压制效应。我想要常识性地问一句:“他们到底能够走多远呢?”为什么过去几十年日本的零利率没有得到预期的效果?为什么美国在大萧条结束后仅有平均2%左右的实际增长率?低利率的效用在哪呢?

  全球低利率未能推动经济增速的提高就是简单且合乎逻辑的回答。全球市场和各个经济体正在变得“糊涂愚蠢”,例子如下:

  1 委内瑞拉

  原油价格的暴跌和政策的失误导致了破产危机。过去七年的低利率政策是导致当前原油价格暴跌的元凶;

  2 波多黎各

  过度支出导致违约一触即发,全球过低的利率导致其养老基金难以通过投资赚取足够的收益应对未来支出;

  3 巴西

  大宗商品价格暴跌、政府丑闻、实际利率水平过高与全球低利率的矛盾以及本国货币雷亚尔的贬值导致巴西处于衰退中。在经济负增长的条件下维持6%-7%的实际利率水平是不可能的,相当于对一国宣判了死刑。同时,货币当局通过发行并滚动超过1千亿美元货币互换来取代卖出美元外汇储备,以使市场相信其仍拥有3千万亿的外储来维持(实际上不断下降的)主权信用。这种人为的努力以每年消耗政府近2%的GDP总量为成本,导致近9%的财政赤字率;

  4 日本

  政府债务/GDP比高达260%并在不断地攀升说明了一切。财政政策奉行安倍经济学,货币政策有黑田东彦把持,二者基本上是一个套路和逻辑,在未来这些债务将会通过发行50年期,0%票息的债务来偿还,而实际上这些债务会通过不断滚动展期以避免到期。日本不会出现技术上的违约,但是私人投资者也不会在全球最大的老龄社会上押下赌注。尽管这听起来很沮丧,但实际上我想说的是:日本现在走的路,是我们未来的必经之路;

  5 欧洲

  “不惜一些手段降低利率!”、“欧元区利率不设下限!”下次德拉基会讲出什么惊人语句呢?未来不一定会出现大的经济衰退,但德国的收益率曲线已经处于负水平,经济动摇的外围国家也紧跟其后。一旦实际利率变为了负利率,大量的现金会从银行体系中撤出,这样的市场只能让投资者避而远之。

  6 中国

  中国龙奇迹正在衰退:总债务/GDP之比高达300%、资本流动严格控制、消耗大量外储的来维持高估货币、严重依赖房地产投资的经济增长模型以及投资占GDP比近五成等问题,使人们不禁怀疑中国能否顺利过渡至消费导向型经济。

  7 美国

  目前看来,似乎只有美国的经济状况一枝独秀,果真如此么?85%的内生增长模型依赖于消费,进而依赖于就业增长、高工资水平等,这些数据看起来仍在增长。然而,即使是联储对此也持有怀疑,在上周公布的会议纪要中,15年来第一次提及无法达到“风险平衡”。达拉斯联储的卡普兰说:“我们需要一些时间来理解市场如何运行”。2007年的阴影仍在,当时房地产市场去杠杆,而企业却没有。目前投资级和高收益之间有200-1000个基点的利差,那未来的债务展期、企业盈利和一些大宗商品敏感区域的偿付能力又意味着什么呢?

  走笔至此,股票市场出现反弹,美国经济的未来前景也似乎变得好起来,至少从川普的民调上看是这样的。现在有这么一群糊涂的人…但谁知道,也许他们会取得成功吧。我所清楚的是,过度关注利率的货币政策正在失效,它导致我们以金融为基础的全球经济正在改变。不要靠近当代的Delos Romans,不要靠近高风险市场,时刻保持安全。没有人能预测或保证,但是如果你这么做了,未来的繁荣仍将可期。

  作者微信:人民币交易与研究

  了解大宗商品及金银投资品种开户,感受24小时不间断交易品种,T+0灵活交易,获取更多盘中交易机会,零距离接触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投资团队,请在下框留下您的联系方式。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