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暴君”美联储已登基投资者只能跪服

1评论 2016-08-29 17:06:46 来源:金十数据 3天狂撸22%利润!

  导读: 上周耶伦在杰克逊霍尔的发言万众瞩目。但是,与何时加息相比,更令人不安的是其讲话中透露的美联储未来计划。对权力的贪婪已将美联储变成了一个远离初衷的政治机构。

  上周在美国怀俄明州杰克逊霍尔,美联储的高官们在与其他央行同行召开年度会议前,抽时间会见了一些来自“忍无可忍(美联储)”(Fed Up)行动的激进分子。这次会面看上去就像美国国会委员会召开的那些“巡回演出”般的听证会。

  现在,美联储拥有有的权力甚至大于美国国会。《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 Act)获得通过后,美联储彻底接手了金融管制,其对金融市场的影响日益增大,在财政政策与资本分配方面的介入也越来越深。这使得美联储的高官们,如主席耶伦、副主席费希尔及纽约联储出席杜德利等成为了美国政府中最举足轻重的经济决策者。

  “忍无可忍(美联储)”的激进分子们只不过是随大潮而已,为什么美联储的官员们要百忙之中抽时间与他们会面?如果美联储要成为一个政治组织,为什么不为那些退休计划因长达七年半接近零的利率水平而大受影响的储蓄者、或那些眼睁睁看着基金缺口在低利率之下越来越大的养老金受托者召开听证会? 一旦政治诉求介入,那么拒绝政治干预的标准又是什么?

  不得不注意的细节是,美联储的领导者并非通过选举上台。美国宪法给予国会对货币及“其价值”的控制权。当一个多世纪前国会创立美联储时,架构中加入了地区联储及地区联储主席,部分原因就是为了使货币决策远离政治压力。

  但随着时光流逝,尤其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联储所作所为越来越像一个选举出身的机构。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在推广总统奥巴马的经济政策时,俨然成为了财政部长盖特纳(Tim GEithner)身旁的“标配”。通过量化宽松的债券购买计划,美联储直接参与了资本分配,其天平尤其偏向于房地产市场。

  美联储提高资产价格的政策偏向于富裕的大股东,而不是那些拥有银行帐户或低收益投资的中产阶级的储户。通过《多德-弗兰克法案》,美联储获得了更大的权力,正逐渐成为大型银行的合资伙伴。由于担心遭受“报复”,没有银行的CEO胆敢不认同美联储的政策。

  债券购买计划及低利率对于政府而言是种“恩惠”。低利率掩饰了不断上涨的联邦债务的利息成本,而通过投资债券,美联储从而将数以亿计的收益转移到财政部。此举让美联储与财政部均削减了短期预算赤字,并使国会进行开支变得更为容易。

  所有这些很大程度上都被公众与不同的政治阶级所忽略了。或许美联储在危机爆发之后的确需要一些权力来应对问题。然而,即使美国经济已恢复增长多年,并没有迹象显示美联储将要将其权力范围缩窄至最初的范围。如果美联储希望减少政治参与度,就应缩减其高达4.5万亿的资产负债表和所持债券。但是,耶伦领导的美联储仍通过再投资到期债券维持对长期债券利率的掌控。

  今年杰克逊霍尔会议最大的新闻并非耶伦暗示12月可能进行加息。现在,美联储的决策相当随意与专制,故没有人知道美联储12月时究竟会怎么做,包括耶伦。在杰克逊霍尔,最大的新闻是耶伦的发言提到美联储正在考虑将量化宽松债券购买计划列入其常规政策工具的一部分,以维持失业率在低位。如果衰退再次来临,耶伦的意思是美联储将不仅仅是购买国债或抵押贷款证券,其将追随欧洲央行的脚步,将目标扩展至企业债券。这将导致美联储进一步偏向部分经济部门。

  美联储自认其在金融危机后实施的政策相当成功,但今年兴起的民粹运动显示出选民们并不满足1-2%的经济增长。金融危机结束以来,美联储的经济增长预测愈发乐观,但每次均与现实不符。公众及其代表迟早会要美联储说明其巨大的政治权力如何能使经济受益。

  对于美国国会来说,着手处或许可以是通过众议员布雷迪(Kevin Brady)的提议,建立委员会来衡量美联储未来的角色及架构。此类委员会或许有政治越权之疑,但在现时的情况下,如果拥有合适的成员,这样的机构可引发对美联储货币政策及政府规避的其他话题的讨论与关注。在完善的民主制度下,不应有机构可以像美联储那样权力越来越大,却没有承担起相应的职责。

关键词阅读:暴君 美联储主席 投资者 报复 标配

责任编辑:余朝清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