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富:民粹主义下中产精英的“危局”和 欧洲“新政治”

1评论 2017-02-17 11:15:35 来源:金融界贵金属 第二只科大国创诞生!

  原标题:民粹主义下中产精英的“危局”和 欧洲的“新政治”对于全球市场造成的冲击

  一、民粹主义下中产精英的“危局”

  (一)什么是民粹主义

  政党以及政客通常使用“民粹主义”术语来反对自己的竞争对手。全球化下的民粹主义代表的是平民主义,而平民主义则针对精英阶层,他们认为精英阶层掌权的政治和经济制度以及制定的政策严重损害了他们自身的利益。因此,简单的说,民粹主义就是无产阶级反对全球化下的产物,反映了民众的普遍心理以及内部的认同感。因为普通民众认为全球化对于统治的精英阶层更加有利,继续拉大了彼此之间的贫富差距,反而加剧了对自己的不利益因素。而民粹主义一般会发生在实行普选制的民主国家,因为民众可以通过“一人一票”的制度来反对他们并不认可的政府及其政策。

  (二)民粹主义成为时代的发展诉求

  民粹主义是造成2016年“黑天鹅”事件频发的重要“武器和手段”。因为在经历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及2011年欧债危机后,全球经济整体水平长期滞涨(中枢自2010年后整体下移),失业率大幅增加,同时全球化经济持续拉大了贫富差距,最终导致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阶矛盾激化并宣泄而引发的社会结构性问题。而“此矛盾”往往会被一些有野心的政治家或党派所利用,成为他们达到政治目的的一种“手段”。

  图1:全球经济水平长期滞涨(绿线)

全球经济水平长期滞涨

  因此明富认为,民粹主义在全球范围内造成的巨大影响力让它已然成为了全球化经济衰落的标志或者分水岭。而其标志性事件无疑是2016年的英国脱欧事件以及11月份的美国大选,我们称之为——反全球化下中产精英的“危局”。

  而问题的关键在于,为什么要反全球化?

  民粹主义反应的是普通民众的一种心理状态,而反全球化最重要的原因一定是全球化影响了他们自身的利益。

  1、资源、文化以及价值观的保护

  从英国脱欧事件来看,英国政府深知一旦脱欧其经济方面成本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而且是长期的,甚至会影响到其金融中心的地位。但普通的群众百姓却不理睬那些“大战略”,他们不想再被欧盟体制所束缚,他们反对移民和难民,不仅仅是因为国家安全受到了威胁,他们的工作机会受到了威胁,从而导致较低的收入和医疗、教育资源的紧张以及高企的房价,更重要的是他们感觉本民族的文化和价值观受到了威胁,因为外来人员将会“稀释”英国人本身纯正的血统。

  2、全球化下贫富差距的拉大

  全球化后是人类经济增长最快速的时期之一,但增长的成果在不同的国家之间、同一国家不同群体之间的利益分配是不均衡的。由于资本的流动性要高于劳动力,经济自由化和全球化意味着资本可以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最优配置,资本相对于劳动的回报率会上升,资本拥有者与普通劳动者的收入差距会显著扩大。

  而美国正是属于橄榄型的社会结构,中产人群庞大,而精英人群则依靠美元在全球经济中扮演的重要地位,肆无忌惮地在撸着中小国家的羊毛,导致资本阶级与无产阶级的贫富差距逐渐拉大。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统计,1979—2009年期间,美国最富有的1%的家庭占美国收入的比重从8%上升到17%,而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家庭的份额出现了下降。尽管国际金融危机使高收入者受到一定打击,但随后的量化宽松政策使资产价格大幅回升,高收入家庭占总收入的比重进一步上升。

  然而,对于美国中西部那些底层的蓝领人群而言,每天的生活除了就业,基本沉浸在“吃汉堡、看比赛”的生活状态之中,虽然全球化促使国家经济增长,但其资本的红利并没有在此类人群身上明显的体现,反而一些自由贸易协定却剥夺了他们就业的机会。因此,当特朗普在正确的时间,喊着正确的口号出现在他们面前时,其内心的不满情绪全部体现在这一张选票上。

  明富认为,民粹主义真正的爆发的原点来自于人民对于现状的不满、对精英阶层的不满以及对于政府的不满。而在一人一票的体制下,他们手中的选票则成为宣泄的最好“武器”。因此,从人群结构来看,部分国家的命运现在已经不是由自上而下的精英主义来决定了,而换成了自下而上的民粹主义。

  二、欧洲目前的民粹主义浪潮——欧洲新政

  英国脱欧公投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并不是孤立的事件。欧洲大陆上,荷兰、丹麦、瑞典、法国、意大利的右翼和反移民政党,与英国的脱欧派遥相呼应,纷纷要求在本国施行脱欧公投。恰逢2017年对欧洲来说是个政治年,3月15日的荷兰大选,5月的法国大选,德国在夏季以后决定下一任总理人选。此外,意大利也准备进行大选,虽然具体的日期还没有确定。打着民粹旗号的总统候选人纷纷宣称脱离欧盟,建立本国经济新秩序。市场资金往往对未知的经济前景感到恐慌,随着他们在选举道路占有一席之地,市场资金纷纷寻求避险。

  (一)荷兰大选——本年第一次测试民粹主义在欧洲的力量

  荷兰政治浪潮一直以来就是北欧的领头羊。早在1966年,荷兰就出现了左翼学生叛乱。1994年,工党的维姆??科克当选首相,并先于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和德国前总理施罗德推行中左翼政策。荷兰反穆斯林的民粹主义的崛起也早于欧洲其他国家,它于2002年选择了一个中右翼政府,再次先于英国和德国。

  在过去,荷兰大选首相宝座的争夺,通常在最大的右翼和左翼政党之间进行。但如今,争夺战则在吕特的中右翼自民党(VVD)与威尔德斯的极右翼自由党(PVV)之间上演。

  民调显示,尽管享有良好医保和丰厚养老金,老百姓(行情603883,买入)依旧把医保、养老金以及移民问题视作最希望政治家解决的问题。威尔德斯在抵制穆斯林和欧盟等问题上的直率敢言恰好迎合了当下荷兰的民生。同时威尔德斯在有关“精英们无视人民意志”的指责在荷兰社区拥有强大的群众基础。据最新民调数据显示威尔德斯的自由党(PVV)在总统大选中拥有最高的支持率。

  图2:荷兰大选自由党(PVV)指令率领跑

荷兰大选自由党(PVV)指令率领跑

  数据来源:明富金融研究所收集

  如果威尔德斯领跑大选,那么媒体将把他和欧洲其他极右翼总统候选人描绘成人民的选择,这将壮大法国极右翼总统候选人勒庞、德国极右翼总理候选人佩特里等人的声势。

  (二)法国大选——欧洲女川普承诺一旦当选就退欧

  在法国,高举民粹大旗的法国总统候选人勒庞在近期民意调查中异军突起。她上周日在宣布角逐大选的同时高调承诺:如果她当选总统,就要让法国退出欧元区。此前她就表达过此类想法,还称一旦上任就将在六个月内让法国债务以一种新的货币来计价。

  早些时候有分析指出,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领袖勒庞赢得总统大选的概率要远远小于此前的英国退欧和特朗普当选,但一旦她当选,后果将比这两件事严重得多。但从目前形势来看,胜利的天秤逐渐倾向勒庞一边。

  有了去年退欧公投与特朗普当选的前车之鉴,国际投资者担心极右翼国家阵线候选人勒庞一旦当选便履行竞选承诺的可能性。成熟的法国债券现在的收益率比德国债券高出0.7个百分点。这个差距从去年9月的0.21个百分点上升到上周的四年高点。

  由于选举带来的政治风险不断上升,投资者押注欧洲股市在4月23日第一轮法国总统选举后具有更大的波动。欧洲Stoxx 50波动性指数VSTOXX的期货曲线显示,4月份的合约价格甚至比未来4个月的价格更贵。

  图3:欧洲波动性指数期货曲线:4月份合约价格高于未来4个月

欧洲波动性指数期货曲线

  数据来源:明富金融研究所收集

  (三)德国大选——欧洲经济一体化最后的堡垒

  带领德国经受2008年金融海啸,又在2011年以来主持解决欧债危机的默克尔,在经济上,固有其值得骄傲的实绩。根据IHS Markit PMI指数,德国仍是整个欧元区最强劲的经济增长引擎;德国也是过去五年内,欧元区内创造工作机会速度最快的国家。和经济增长相对疲弱的欧元区内其他国家相比,默克尔政府的民生经济成绩单可谓不俗。

  但随着大选日期临近,默克尔政府也将接受来自民粹主义阵营的挑战。右翼激进政党-德国另类选择党成立三年来在德国撑起了民粹的一片天地,在连续几场地方州市选举中颇有斩获,也吸纳了不少对欧盟建制素有疑虑、对外来移民或难民涌入心怀不满,或对德国现有政治经济结构愤愤不平者的选票。

  总统候选人德国另类选择党主席佩特里被称为德国的“女特朗普”。就像特朗普一样,语不惊人死不休。佩特里主张每个家庭应该至少生育3个小孩以避免劳动力不足,需要依赖移民补充。她坚决反对默克尔的难民政策,并认为驻守边境的警察必要时应该可以向难民开枪,“这是法律规定的”。

  目前,佩特里能够代表德国将近1/5的选民,支持率还在上升。预期,在九月举行的国会大选中,另类选择党也有高度机会首度获得国会议席;在总选票占比上,还有可能得到全德选民中超过10%的总票数。随着大选日临近,佩特里也将发力角逐,一旦黑天鹅事件再次爆发,欧洲经济一体化最坚固的堡垒也将被插上民粹的大旗。

  最后,民粹主义对于全球政治以及经济格局产生深远的影响,其在国际政治上的不确定性将带入2017年的欧洲各国大选,曾经稳定的欧洲金融体系也将在今年多次接受挑战。正如此前退欧所引发的市场波动,2017年在“民粹主义”下投资者面临的不仅仅某个国家的退欧可能,而是欧元区经济一体化逐渐瓦解的风险。届时避险资金将涌入如贵金属、美元、日元等避险资产。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明富金融研究所!

  明富金融研究所官网:http://www.mingfu99.com/  

  明富金融研究所公众号(微信号:mfjryjs)

  【免责声明】

  本报告版权为明富金融研究所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翻版、复制和发布,如引用须注明出处为明富金融研究所,且不得对本报告进行有悖原意引用、删节和修改,刊载或者转发本研究报告或其内容摘要的,应当注明本报告的发布人和发布日期,并提示使用本研究报告的风险。未经授权刊或者载转发本报告的,本公司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本报告的作者是基于独立、客观、公正和审慎的原则制作本研究报告。本报告的信息均来源于公开资料,作者对这些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做任何保证,也不保证所包含信息和建议不发生任何变更。作者已力求报告内容的客观、公正,但文中的观点和建议仅供参考,不包含作者对贵金属价格涨跌或市场走势的确定性判断,报告中的信息或意见并不构成所述交易标的的买卖出价或征价,投资者据此作出的任何投资决策与明富金融研究所及作者无关。

  机构来源:明富经济学研究所

关键词阅读:欧洲“新政治”

责任编辑:余朝清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