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石油,沙特要加大挖矿力度 实现新采矿愿景他们做了什么

1评论 2022-12-09 19:06:02 来源:中国黄金报

  “沙特阿拉伯是世界油气资源最为丰富的国家之一,是世界第二大产油国。 油气是沙特国民经济的支柱,2018年,石油收入占政府财政收入的67%,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3%和贸易出口额的78%。 但自2014年以来,国际油价持续低迷,导致沙特外汇短缺,经济下滑。 至2019年,沙特连续6年出现巨额财政赤字。 沙特外汇储备从2014年27969亿里亚尔的峰值,降至2020年12月的17012亿里亚尔。 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全球石油需求骤减,沙特石油经济雪上加霜,石油收入骤降,财政面临严峻挑战。 严峻的经济现实和巨大的财政压力,迫使政府加快了经济转型改革的步伐。

  沙特为摆脱经济对油气的过度依赖,于2016年出台“沙特阿拉伯2030愿景计划”和“国家转型计划”,加强矿业发展是其实现转型和经济多元化的核心内容之一。

  近年来,沙特对矿业政策进行了一系列调整,2019年9月,组建了新的工业和矿产资源部;2021年1月,修订后的矿业投资法(以下简称“新矿法”)正式生效;为矿业融资提供多种渠道;简化投资程序,改善投资环境。多措并举,提升非能源矿产开发对沙特经济的助推作用,致力于将矿业发展为除油气及石化领域之外的第三大支柱行业。沙特境内矿产资源丰富,但是开发程度较低。”  

  近日,澳大利亚《国际矿业》杂志编辑总监保罗·摩尔(Paul Moore)专访了会见了沙特阿拉伯工业和矿产资源部长班达尔·易卜拉欣·阿尔霍拉耶夫(Bandar Ibrahim Alkhorayef)。在专访中,他深入阐述了该国开放和加快矿业发展的努力,以利于该国实现经济多样化,同时也惠及更广泛的地区。

  1

  记者:沙特阿拉伯最近推动矿业和矿产品产量提升的举措有什么不同,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列入贵国政府议程了?

  班达尔:沙特阿拉伯过去有一个5年计划体系,这个计划体系是从1970年开始的。我们每5年计划都有一个目标,就是使我们的经济多样化,摆脱石油独大的情况。但从现在来看这个目标并没有完全实现。那么这次有什么不同呢?首先来看愿景本身,也是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的愿景。根据该愿景,到2030年,沙特王国的目标是矿业对GDP的贡献达到目前的3倍以上,并在此过程中创造超过200万个直接和间接就业机会。我们在重新制订计划的同时,我们也在执行计划——谈论一些事情是一回事,执行它是另一回事。

  正如彼得·德鲁克(Peter Drucker)所说,战略是一门科学,但实施是一门艺术。对于采矿来说,我们从这么一个战略开始,即更好地了解不同的利益相关者和利益,并确保在我们发展采矿业的同时,从而促进我们的经济多样化和复杂性。因此,制定了该战略,并为其实施提供了几个支柱性措施。其中之一是2021年1月生效的新《沙特矿业投资法》,以更好地鼓励和促进矿业投资。另一个是改革沙特地质调查局,特别是改进了矿产勘探信息的细节、质量和可用性。第三个是人力资源,即随着矿业行业的发展要有足够的人来从事这个行业。因此,这一系列举措共同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图景。

  另一个取得进展的领域是新成立的工业和矿产资源部,该部成立还不到3年,其目的很明确——将矿业和工业结合起来。这些进展领域都让我相信,我们的计划清晰而有深度,我们将实现我们的目标。我们关注的一个问题是,该地区缺乏领导力,缺乏正确的合作方式来挖掘矿业的潜在价值。请注意,我说的是地区,因为我所说的不仅仅是沙特阿拉伯,而是从东非到中东和中亚的广大地区。当你所在的地区强大时,你也会变得更强大。该地区需要建设物流、基础设施、人才和融资,这是一整套不能只在一个国家建设的项目。这些基础设施必须达到一定的数量,我们相信沙特阿拉伯及其邻国能够做到这一点。

  2

  记者:矿山的开发并非一蹴而就,要找到资源并运营,包括要确保拥有足够的技术人员和合适的设备,可能需要数年甚至数10年的时间。你如何加快沙特阿拉伯的这一进程?

  班达尔:你是对的,采矿业和工业部门都需要很长的发展时间。但我们有办法确保至少更快地看到一些结果。其中一项举措是在新的工业和矿产资源部下精简勘探和许可程序。但在勘探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些矿产资源非常丰富的地区,对这些资源进行开采在商业和财政上都是可行的。我们会加快对这些地区的矿权进行竞标。我为你提供一个关于速度的例子:仅2022年上半年,我们就发放了466个矿业开采许可证。

  在距离首都利雅得仅170公里的哈乃哈亚(Khnaighiyah)地区资源非常丰富。最近刚刚通过竞拍过程我们将许可证授予了英国莫西科资源公司(Moxico Resources PLC)和阿吉兰兄弟(Ajlan&;Bros)的财团。我们最近还宣布在马迪纳地区和其他一些地区发现新的金矿和铜矿床。

  就现有的矿业公司来说,他们这在快速发展。比如沙特国有矿业公司(Maaden)正在快速扩张,拥有很多大型新矿山;巴里克在沙特的铜矿项目也在快速发展,一些是巴里克和沙特国有矿业公司之间的合资企业。这些宝贵的合作还在继续——巴里克和马登的财团刚刚获得了尤目(Umm Ad Damar)的勘探许可证,该矿包括铜、锌、金和银矿床。此外,沙特现有的矿业巨头之一马萨尼科布拉矿业公司(Al Masane Al Kobra mining)最近获得了四个铜和金勘探许可证。

  3

  记者:沙特王国可以从澳大利亚矿业中学到什么,同样,沙特为澳大利亚公司提供了什么机会?

  班达尔:澳大利亚有发展一个非常成熟的采矿业生态体系。这个体系创造巨大的本地发展能力、由大型企业和中小型企业组成的生态系统、采矿服务和技术公司构成。拥有这种类型的生态系统可以帮助我们的行业发展。所以我们可以从澳大利亚学到很多。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沙特矿业发展对澳大利亚矿业和矿业服务公司具有巨大潜力,这来自我们的2030年愿景倡议。我还想说,澳大利亚以拥有非常强大的初级矿业公司而闻名,这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沙特可以为企业家和学术驱动型公司提供了空间,让他们在大型企业之外,在矿业发展中发挥自己的作用。最后,从国家的角度来看,沙特阿拉伯最近一次访问澳大利亚的部长级代表团是在近10年前,对两个贸易关系如此良好的国家来说,这是一段很长的时间。

  4

  记者:你认为技术在沙特采矿业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吗?

  班达尔:毫无疑问,我们正在寻找工业和采矿业的最新技术。我们相信,在某些情况下,这是一个真正让我们跨越式前进的领域。在矿业行业,我们看到了从低收入、劳动密集型角色到高技能角色的巨大转变。举个例子,由于过去5年英国在IT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很多事情自然而然地发生了。事实上,这在很大程度上帮助我们度过了这场疫情,在沙特,没有什么事情真正停摆过,学校、工业和政府都在继续。具体谈到采矿业,我认为沙特阿拉伯是一个试验一些尚未最终商业化的最新技术的绝佳场所,我们的法规也允许这样做。例如,我们将特别关注帮助我们减少用水量的技术。水是必需品,而不是奢侈品,因此我们需要更加谨慎地管理它。在我们的工业发展基金中,有一个明确的自动化方案。因此,在工业和采矿业,我们将赌注押在技术上,我们邀请技术专家在我们的国家扩大他们的影响力。沙特国有矿业公司已经在使用无人机进行各种应用,无人机的速度和准确性可以帮助你做出更好更快的决策。但他们也可以通过调查帮助维持矿区的ESG标准。对采矿业来说,机械化和自动化也将发挥更大的作用。在沙特阿拉伯的采矿业中,当涉及到新技术时,我们没有误解或保守的包袱。

  5

  记者:就已开发的矿山而言,沙特国有矿业公司仍然是沙特矿业的一支强大力量。你对在沙特阿拉伯运营的外国矿业公司也同样开放吗?

  班达尔:我很高兴你问了这个问题,因为有时有人认为沙特国有矿业公司有某种特殊的有利的条件。事实并非如此。沙特国有矿业公司经历了广泛的变革,如今与任何其他全球矿业公司一样。根据新的《矿业投资法》,竞争格局也非常清晰。我们鼓励任何相关方直接或通过合资企业与我们合作。我们没有首选实体或企业。沙特和非沙特公司受到的待遇完全相同。唯一的区别是税收结构,但这与采矿无关。沙特阿拉伯的税制对所有行业都是统一的。在采矿业,你们可以在国内生产更多的下游产品时获得一定的税收优惠。我想再次重申,我们为沙特国有矿业公司感到非常自豪,这是一家能够展示巨大成功和增长潜力的国家公司。但今天也值得指出的是,它是一家具有更大透明度和国际投资水平的上市公司。例如,在沙特国有矿业公司和巴里克之间存在合资企业的情况下,这些合资企业在促进知识共享以及通过分担责任实现文化进步方面非常有益。在沙特阿拉伯,合资企业在许多行业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有时出于营销和其他原因,你需要当地合作伙伴来帮助你掌握当地知识。在成为部长之前,我是经商的,我们有几家合资企业非常富有成效。

  6

  记者:你是否向矿产勘探和开采公司提供任何具体的激励措施,以参与贵国的矿业开发?

  班达尔:另一个好问题。我们有两个层面的激励措施:第一,我们称之为现成的激励措施,适用于某些战略行业,还有与能源相关的激励措施。然后,我们有另一个层面的激励措施是由一个各部门领导组成的委员会决定一个项目的财务、法律等方面的激励措施。最后是成立自由区NEOM,它将成为世界上最具竞争力的自由区,并将改造沙特西北部塔布克地区65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虽然许多矿山位于偏远地区,但采矿技术和服务供应商可以选择在那里。

  7

  记者:最后,采矿业需要熟练工人。你正在采取什么措施来鼓励特别是年轻人,同时也鼓励经过培训的当地人能够在这些即将开发的新矿中工作?

  班达尔:是的,这对我们至关重要。例如,在沙特国有矿业公司磷酸盐业务所在的国家北部,我们已经拥有一个最先进的培训机构,许多当地人在那里获得了在该行业工作所需的技能。这已经过尝试和测试,运行良好,因此相同的模型将应用于其他地方。在新的《矿业投资法》中,我们还鼓励在矿业领域培训沙特年轻人。在某些领域,我们将与矿业公司和投资者分担培训成本。培训面临的挑战是如何扩大规模,以满足我们所追求的增长水平——对采矿工程师来说是这样,但真正需要的是操作员、维护和服务人员、电工和机械师等支持角色。但在网络学习等技术的帮助下,再培训比以前容易得多。 

  【以上林永飞 译】


  相关链接

  摘自中国驻沙特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材料

  沙特是中东地区自然资源最为丰富的国家之一,截至2019年年底,石油证实储量40.9亿吨,居全球第二位;天然气证实储量6000亿立方米,居全球第六位;磷酸盐储量l.4亿吨,居全球第六位;土矿储量2000万吨;金、铜、银、铁、铬、锌、钽、铀等金属矿产,以及石灰石、石膏等非金属矿产资源丰富,分布在沙漠和山区地带,且多为近地表层位。但由于其地质工作程度较低,全国资源量和储量具体数值暂不明确。截至2018年年底,沙特共发现矿产地5574处,其中54.5%为非金属矿产,45.5%为金属矿产。金属矿产资源主要发育于阿拉伯地盾内,在沙特西南部和红海沿岸较为集中。油气资源以及石膏、长石等工业矿物资源主要分布在该国东部的阿拉伯地台沉积地层中。沙特官方估计境内未开采的矿产资源总价值超过5万亿沙特里亚尔。

  由于地质工作程度较低,沙特的矿业开发目前尚处于起步阶段,截至2018年年底,共发放矿业许可证2045份。沙特正在进行的矿业开发项目主要集中在磷酸盐、铁、铝土、金和锌等,矿业开发主要由沙特矿业公司(Maaden)、沙特基本工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沙基工业股份”)等国有公司所掌控,美盛公司、美国铝业公司、澳大利亚氧化铝有限公司等外国矿业企业占比较小。沙特总体矿业开发程度较低,矿产产量占世界比例较小,除石油、天然气外,目前主要生产磷酸盐、石膏、铝、金、银、铁、铜、锌等,是全球第七大磷酸盐生产国和第九大铝土矿生产国。

  沙特大部分矿产产量来自沙特矿业公司。沙特矿业公司是沙特境内主要的矿业公司,也是海湾地区最大的矿业公司。该公司成立于1997年,主营业务为金、有色金属、磷酸盐等。截至2018年年底,沙特矿业公司在沙特境内运营12座矿山,4个勘探项目以及2个工业综合体。

  矿业是沙特摆脱对油气的过度依赖从而实现经济多元化的关键。作为“2030愿景计划”的一部分,沙特正致力于提升矿业对经济的助推作用,2019年9月,组建了新的工业和矿产资源部;2021年1月,“新矿法”正式生效,旨在将矿业发展为除油气及石化领域之外的第三大支柱行业。

  2019年9月,沙特将矿业从能源部门分离出来,组建了新的工业和矿产资源部,该部于2020年1月1日起完全独立,其主要职责为:制定矿业政策并监督政策实施;负责矿业权公开招标事宜;管理矿业权申请、发放、更新、出让、终止等相关事宜;监管矿业权人勘查开采活动,遏制违法行为。

  工业和矿产资源部将设立并主导一个永久委员会,工业和矿产资源部部长担任领导,并组织来自能源部、内政部及其他政府部门的至少15位成员参加,以加强矿业活动涉及的主要政府机构之间的合作,支持、促进矿法的实施和执行。此外,工业和矿产资源部将制定发布矿法实施细则,细化矿法的各项规定。

  2020年6月,沙特内阁批准了新矿法,旨在促进投资者获得融资并支持地质调查和矿产勘探活动,吸引外国的矿业投资。新矿法共8章63条款,主要包括定义、矿业活动许可区域、矿业许可证基本原则、权利和义务、财务规定、违法行为和处罚措施等内容。相较于旧矿法,新矿法有多处修改,呈现出一些新的特点。

  新矿法将矿产资源划分为A、B、C三类进行管理:A类为金属、贵重和半贵金属矿产,B类为非金属、工业矿产以及原材料,C类为建筑材料。三类矿产资源在许可证申请、费用缴纳方面存在差别。

  

(责任编辑:卢珊 RF10057)

关键词阅读:石油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