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投资大佬麦克伦南:重仓黄金 比特币是“数字黄金的看涨期权”

1评论 2021-04-22 08:21:56 什么鬼?这就反包了?

  马修·麦克伦南在巴伦周刊的采访中表达了对经济极度不确定性、过度投机、科技股及比特币投资热的担忧。

  

  当大众投资者在为市场近一年的回升而欢呼雀跃时,马修·麦克伦南(Matthew McLennan)却心存戒备。

  特立独行这事对他来说并不新鲜。麦克伦南是一名出生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澳大利亚人,现居纽约。他在一个虽然没有电和热水,但到处都是书的家庭环境中长大。

  马修于1994年加入高盛集团( Goldman Sachs),并于2008年雷曼兄弟( Lehman Brothers)破产前一周加入了投资管理公司First Eagle,接替传奇投资人让·玛丽·伊维拉德(Jean-Marie Eveillard)担任全球价值团队的负责人,成为了当今最具影响力的投资者之一。

  其团队基金产品的规模达890亿美元,其中包括First Eagle Overseas和First Eagle Global等产品。

  我在我的新书《如何做到财富、智慧和快乐兼具——全球成功投资者的投资和生活法宝》(Richer, Wiser, HaPPier: How the Worlds Greatest Investors Win in Markets and Life)中介绍过马修的经历。在上周的采访中,他表达了对经济极度不确定性、过度投机、科技股及比特币投资热的担忧。下面是我们当时的对话内容。

  《巴伦周刊》:关于美国股市,你最担忧什么?

  马修·麦克伦南:我现在很纠结。市场正从周期性低谷中恢复,这通常是投资的好时机。但另一方面,股价还不够有吸引力,问题还有一大堆。其中比较严重的一个问题就是,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高达15%(意味着政府的支出超出了收入的15%),达到了战时水平,政府因此实施了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措施,市场从中获益不少。

  问题在于,今年下半年,美国财政部资产负债表的扩张将会放缓。美国货币供应量近一年的增长率为25%,这之后将会降至10%左右,这意味着货币供应量的增速将下降。

  经济刺激政策收紧,市场必须采取应对措施。政府将会制定新的监管制度,很可能会对企业产生负面影响。通胀预期走高,但若实际水平高于预期又如何应对?这些问题都将影响未来的市场形势。

  《巴伦周刊》:投资者是不是还没有认真对待这些问题?

  马修·麦克伦南:投资者曾经有过为成长股支付溢价的时期,也有过为加速成长和增长潜力支付溢价的时期。现在你可以看到这几个维度在同时发生:比特币的猛然崛起、高科技和替代能源公司获得超高估值,SPAC模式风靡——投资SPAC也具有期权性质,因为他们是在为投资一家公司的可能性付钱,买入时甚至可能还不知道是哪家公司。类似于这些事情让我有些担心。

  很多人打电话问我,怎么投资上述几个新兴领域来赚快钱,其中有我小孩的朋友,也有老年人。自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就没接到过这么多电话。我认为现在似乎是时候提醒人们,投资的核心在于保存购买力,如果你谨慎行事,你的购买力才有可能迎来有持续性的增长。

  《巴伦周刊》:当前的市场和互联网泡沫时期的市场有哪些相同和不同点?

  马修·麦克伦南:我认为1999年的市场更极端。当时很多概念股甚至都没有公司实体,有些股票的交易价格是公司预计收入的25倍。而当下的互联网公司都是有实体、且能产生现金流的。

  我认为,今天更让人担心的是更极端的政府政策。人们之所以还认为市场健康,很可能是由于大规模财政赤字的补贴作用。和1999年相比,当前市场的政府干预更多,毕竟本次经济刺激的规模是很多人前所未见的。

  《巴伦周刊》:你管理的规模前两位的共同基金中,黄金的仓位最重,原因是什么?

  马修·麦克伦南:十多年来,我们一直将黄金作为潜在的对冲手段。在这段期间,我们所担心的宏观经济失衡现象不断加剧。周期中期的财政赤字比20年前更为严重,当年的结构性实际利率为正,现在却是负值,地缘政治比起当年也更复杂。

  从上次激烈的总统选举也能看出,和前几年相比,美国国内政治摩擦升级,政治稳定性恶化,当前的股市交易价格则是2019年收入峰值的25倍以上。因此,虽然盈利修复推动股价上升,但市场收益的水位线也在上升。所有这些风险都是实际存在的,而市场没有对这些风险定价。

  我们将黄金视作一种对冲不确定性的手段。当不确定事件发生时,你会对此感到庆幸。

  《巴伦周刊》:比特币经常被认为是“数字黄金”,你对此表示怀疑,为什么?

  马修·麦克伦南:比特币的诞生是一次了不起的创新。作为一种概念,一种数学构造,它的确是一个很棒的发明。但我认为它更像是“数字黄金的看涨期权”,而不是“数字黄金”本身。从它的出现到现在还不过13年,比特币在加密货币这个新领域兴起,且尚未拥有垄断地位,因此面临着被替代的风险。

  此外,作为“数字黄金的看涨期权”,它的定价之高,仿佛它就是“数字黄金”本身。我不认为短期内中央银行会购入比特币,所以它并不能成为央行储备金的替代品。并且,它也不能像真正的黄金那样代表永恒,或被制成装饰品。

  即使比特币成为黄金的数字替代品,它也只能满足个人类似囤积黄金的需求。比特币和黄金的特性不同,比如,比特币波动性更大、与实际利率和美元价值并无紧密的负相关关系。

  实际上,推特上的比特币交易似乎更火爆,不管是来自于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还是来自为Coinbase公司IPO估值的网友。因此购买比特币更类似于一种成长股投资,而不是传统的价值存储手段。比特币如果继续深化发展,是可能增值的,但很难说是一个价值投资的切入点。

  《巴伦周刊》:海外市场过去几年的情况并不乐观,你认为海外市场是否有好的投资机会?

  马修·麦克伦南全球市场不被看好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之一是,美国对于成长股的投资热情一直以来都是最高的。美国以外的市场,无论是日本还是欧元区,估值较低的另一个原因是人们对通缩的持续担忧。但是美国并没有垄断好的生意,多元化是值得的,它的收益来自于全球市场的估值较低,并且它们的货币汇率相对美元来说有些低迷。

  我们仓位最重的欧洲公司是达能集团(BN)。它在消费必需品领域的表现平平,过去几年,还经历了一系列管理和其他业务相关问题,CEO还被迫离职,但该公司的底层业务十分健康。有时候我们会投资不被大众看好的好公司,这就是个有趣的例子。

  达能集团的核心业务有三个:婴幼儿营养品、传统的乳制品、瓶装水。其婴幼儿营养品十分具有吸引力,乳制品中的酸奶则占据了很大市场份额,瓶装水业务也处于行业领导者地位,依云(Evian)和巴多特(Badoit)就是其旗下品牌。

  由于疫情期间餐厅纷纷关闭,加上ESG的问题,达能的瓶装水业务失宠,但公司正在积极改用可回收包装,酸奶业务也在经历一段增长乏力时期后重新恢复生气。同时,该公司的自由现金流收益率在5%-6%之间,在努力提高收益率的同时,它正探索一种对股东更为友好的管理架构。

  《巴伦周刊》:美国市场是否有被低估的股票具有你所寻找的耐久性?

  马修·麦克伦南甲骨文公司(ORCL)是关系型数据库领域绝对的领导者,它占据了绝大部分市场份额,且市场份额还在增加。它推出了自治数据库(autonomous database),该数据库可以大大降低人为干预,是一个增长中的业务。甲骨文在ERP领域也占据了一席之地。ERP系统是一个连接公司所有业务部门的软件,更换起来无异于给公司做一个“心脏直视手术”,是你最不想改变的软件,所以该公司ERP系统的客户留存率很高。

  客观来看,甲骨文公司营收增速一般,但却经历了从传统的软件授权许可业务到SaaS的艰难转型。5%-6%的自由现金流收益率是实际存在的,并且甲骨文联合创始人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拥有公司40%的股份,因此投资者是和公司所有者站在同一阵营。

  公司在过去十年回购了约40%的股份, 我们希望能在利润率极低的行业中找到那些收益良好的公司,鉴于其自由现金流收益率以及可衡量的增长,我们认为投资甲骨文公司能够获得不错的回报。

  《巴伦周刊》:谢谢你,马修。

【来源:巴伦周刊 (责任编辑:卢珊 RF10057)

关键词阅读:看涨期权 价值投资 SaaS ESG Coinbase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